别慌!险资操盘手教你坐稳港股“过山车”(附实录)

文|罗琦 发自香港

中国人保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部总经理魏晓爽在做客新浪理财大学的《网罗中环》时称,波动是股市的常态,投资者要保持平常心,多花一些时间研究公司的基本面,淡化对价格波动的研究,因为在波动中是很容易迷失的。

目前人保香港资产主要管理近500亿港元的资产,主要深耕投资在港股和美股,魏晓爽在《网罗中环》的访问中强调,投资者一定要克服“躺赢”的心态,认为自己只要进了股市就一定可以赚钱,并且肯定会在最高点卖出,最低点买入,这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他建议大家在股市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不要想着把所有的钱都赚到,要有平常心,波动是股市的常态。

在这种波动中,投资者需要特别关注股票是在波动中上行还是波动中下行,把精力放在公司的基本面的研究中,而不是迷失在股价的波动中。

最近成长股出现巨幅回调,魏晓爽称,主要是因为疫情导致了很多公司业绩分化,许多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成长股由于线上经济的蓬勃,受到市场的追捧,而代表传统行业的价值股则受制于疫情的人流和物流的冻结,过去在市场上价格一直受到打压。

到今年开始,很多价值股的股价都开始复苏,市场已经出现交易机会,魏晓爽认为,不论是投资成长股还是价值股,都要注重安全边际,安全边际就是以一家公司近两年的商业预测,来计算出公司的价格和股票的价格的一个比较,如果计算的价格远远大于目前股票交易的价格,就是拥有安全边际的。

长远来看,魏晓爽称,成长股还是很有魅力的,但今年的主基调还是会以价值股的回调为主,他强调,当一个企业的内含价值远远高于它的价格,那么就一定会有交易的机会,投资者应该通过寻找这种偏离定价的错误,通过修复定价的错误来赚取价差。

以下为《网罗中环》采访实录摘要:

罗琦:最近港股波幅非常大,您是怎么看后市发展的?

魏晓爽:实际上市场的波动性从去年已经开始加速了,而且市场呈现除了指数和结构的大幅调整,一般我们会把股票分为成长股和价值股两类,成长股的意思是指每年随着时间推移,公司盈利是增长的,但未来增长空间是看不到天花板的,而价值股则是盈利比较稳定,甚至可能出现倒退,这两类股票估值差异很大,不仅在香港,在A股和美股市场一样大。

最近成长股出现了巨幅回调,这与去年以来积累的巨大的涨幅有关,这样的涨幅在全球市场出现了一样的特征。我认为,和百年不遇的疫情导致经济的不同类型公司的业绩分化有关,比如说互联网公司在用户上更容易获得持续的增长,它没有受影响反而加速了的竞争力。但传统公司资产比较重,受制于人流和物流的冻结,导致了业绩大幅倒退。

今年已经初步看到了疫情好转的曙光,而且疫情好转的确定性越来越大,那之前资金抱团憧憬的成长股现在的估值,已经透支了未来1-2年的业绩,不是说这些公司不好,但是当它积累了巨大涨幅之后,就会回调。

我认为投资者有一种心理要克服,就是“躺赢”,不要觉得我进去股市了什么也不做就可以赚钱,然后能够在最高点卖出,最低点买入,这是一个很理想的状况。有一句话叫“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就是你在股市里,不要想着把所有的钱都赚到,要有平常心,波动肯定是股市的一个常态,股市跟存款都不一样,它的特征就是波动。

在这种波动中,股票到底是波动中上行,还是波动中下行,最主要不要买到波动性下行的股票,你要去研究一下这个股票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隐情没有被发现,或者说你买早了、没有选对股票,大家更应该把精力放在公司的基本面研究上,淡化对价格的波动的研究,因为你在波动中是很难发现规律的,甚至是很容易迷失的。

我建议投资者去关注一些熟悉的公司,如果购买了基金产品,也可以给基金经理一些个人的空间,基金经理往往是在约束性比较低的情况下,才能自由发挥,赚取的利益也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

罗琦:现在有很多投资者都逐渐开始理解“做时间的朋友”这个概念,您对于普通投资者在这个理念上有什么实操性的建议吗?

魏晓爽:首先我是很喜欢成长股的,但这两年我感觉做成长股对我来说是挺痛苦的,太多人涌入了,导致成长股的安全边际越来越差。

实际上,我们作为小股东,分享一个公司的成长,对于成长股我们主要赚的是业绩增长,估值变大的钱,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业绩增长,估值也在剧烈增长,甚至出现了估值的增长超过了业绩的增长,这就透支了成长股时间的价值。

这与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所以现在要特别强调“安全边际”的概念,不管是时间的朋友也好,还是看准赛道这样的投资理念,投资股票最本质的获利途径就是赚取价差的收益。

成长股很好,就是因为大家预期它未来的价格会很高,但如果这个价格已经反映了它未来成长的价值,那么在这支成长股上赚取利差的难度就会很大。

有些股票价格很便宜,要回到利用价差赚取利润的本质上最简单的股票模式,在安全边际的原则面前,更需要去计算股票的价值和价格,去跟踪一些数据,而不是盲目地买入一只盈利增长跟不上股价的股票。实际上,大家一般理解是牛市最容易赚钱,但其实我的体会是,在牛市的定点,最伤人的就是所谓的牛市。

尽管目前经济在复苏,股市中大风险暂时看不到,但其实要特别关注成长股透支估值的情况,更应该关注企业的变化,还有估值的安全边际,可能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这个估值,会更加客观。

罗琦:股市有很多指标,市盈率、市帐率这些简单的指标,您能具体阐述一下“安全边际”吗?

魏晓爽: 安全边际是美国几个资深的股票大师一直在使用的工具。首先我认为股票非常强调个人纪律和约束,如果你严格按照这种自我约束和纪律性,在股市上是不太容易亏钱的,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但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变形了。

实际上,安全边际就是通过计算这个公司应该值多少钱,比如说一家公司通过计算这家公司应该值1块钱,但现在这个公司股价已经4块钱,那么说明这个股票可能已经不在安全边际里了。我们会用未来一个前景,比如说近两年的盈利,或近两年的商业预测来计算出公司的价格和股票的价格的一个比较,如果计算的价格远远大于目前股票交易的价格,实际上它是安全边际的。

当然很多成长型公司,可能资产收益率很高,股本回报率(ROE)也很高,那么它有可能会有不错的成长率,所以我们一般估算企业的价值是以一个更长期的角度来估算。

我们会通过三个方面来估算企业的价值,第一,公司在这个行业的竞争力如何,有没有一个强大的竞争者会入围挑战?第二,确定企业本身是否能持续成长,第三,这个企业是不是拥有足够高的护城河或壁垒。

如果说这家企业是一个倒退的企业,那就要小心了,一个不断萎缩的公司谈安全边际没有意义,安全边际对于成长型企业是非常有指导意义的。

比如说我现在看到一些公司,即便以5年后还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价值和价格相比,价格还远远高于价值,那么其实是超出了安全边际了。还有一些公司,因为疫情受到影响,股价倒退了,但长期来看这家公司盈利很稳定,也不会被其他公司颠覆,那么市场上给它现在有一个打折的价格,反而是一个交易的机会。

罗琦: 我们看到最近大宗商品的价格猛增,很多价值股都已经开始上涨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就可以买价值股了?

魏晓爽:价值股很宽泛,除了你提到的大宗商品类股票,还有一些地产、能源、农业等股票。目前大宗商品上涨有一些特殊原因,是目前供给跟不上来有关,比如说这次美国德州的冰冷天气,以及中东对石油供给的谨慎态度。

目前经济有复苏的趋势了,但供给没有跟上了,造成了供求严重失衡,就会造成价格的剧烈上涨,有些投机的基金就已经开始炒作了,主要也是因为期货市场的剧烈变化,对于这类资产我们其实没有那么容易计算价值,最近的上涨也是一个货币现象。

我说的价值股,可能更偏重一些本身商业模式稳定的公司,去年你会看见为什么恒生指数表现不好,是因为恒生指数的成分股里有超过6成都是这种“所谓”的价值股,为什么今年恒生指数的表现会比去年出色,主要是这些价值股的表现还不错。

我的判断是,价值股还在反弹的路上,这依赖两条主线,第一条,经济是不是一个持续的恢复,另一条是,去年这些股票跌得太多了,我们看的安全边际就是,这个股票在正常情况下,不应该这么大的折扣来买卖。

这些公司的股价实际上还是反映了在疫情阶段,被冻结的人流和物流情况下的盈利和估值。但随着货币政策持续宽松,加上疫情的恢复,这些公司应该是回归正常估值的。其实大家可能在常识上对很多东西有一些忽略,有些东西可能就那么便宜地摆在那儿,但大家都不相信了,有的东西很贵,大家也纷纷去追捧,我现在想跟大家分享的还是回到常识上来。

罗琦:那您觉得是选择价值股还是成长股呢?

魏晓爽:长期来看,成长股一定是很有魅力的,成长股的增长空间很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把透支的时间和估值都给补上,所以长期我们还是喜欢有竞争力、有增长的公司。但是在目前的市场结构下,去年成长股已经累积了大幅增幅,那么我们认为还是推荐相对传统行业多一些。

我打个比喻,就像一个老头和一个小伙子,大家总认为这个小伙子非常强,所向披靡,这老头就好像没有价值了。实际上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老了就认为他的价值是0,公司也是一样的道理,有的公司到了一定阶段了,增长没有那么快了,就不能说这个公司的价值是0,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

当然这可能与疫情有关,确实有些公司在疫情面前是没有任何还手余地的,但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疫苗已经出现了重大突破,美国很多传统股票已经回到了疫情前的水平,甚至超过了疫情的水平,这就是市场的反应。

就算我们再拥抱未来、拥抱成长,也不能把其他公司都定义为0,还是要回归价值本身,当一个企业的内含价值远远高于它的价格,那么就一定会有恢复的动力,这是我为什么喜欢股票的原因,我们就是通过寻找这种偏离定价的错误,通过修复定价的错误来赚取价差,为投资者获取利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下载_万博体育在线_欢迎您进入 » 别慌!险资操盘手教你坐稳港股“过山车”(附实录)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