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组的兼职人:观众打赏还不够点外卖

人人影视截图

在未经著作权人授权的情况下,他们获取盗版片源,雇人翻译、压片后,上传至APP服务器向公众传播,并通过多种手段非法牟利。

最终,以梁某为首的14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涉案金额1600余万元。

字幕组是指将原本无字幕的外语视频配上字幕或对视频已有的外语字幕进行翻译的爱好者团体,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的新事物,属于一种民间自发的个人团体组织。

红星新闻了解到,很多字幕组制作字幕是因为自己对某部作品喜爱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兴趣,更多的是靠组员们为爱发电。

与此同时,字幕组的版权困境,一直与其发展伴随。随着版权保护的加强,字幕组日渐凋零。有字幕组人员告诉红星新闻,以后要在正版视频和字幕之间找好平衡。

组员都有工作

每天起码花3小时,收入点外卖都不够

字幕组的工作不是简单的翻译,从流程上来说,可以大致分为:获取片源、翻译、时间轴、校对和压制等。

如果是规模比较大的字幕组,每一个单项的工作都由不同的人来完成,甚至会将其中的某一项拆分得更细;如果是规模较小的字幕组,可能会有多项任务落到一个人的身上。

以某个小语种国家的真人秀节目《XXXX》为例,迄今已经做到20多季。

桑宇(化名)所在的字幕组,每年的重心就是做这一档真人秀节目的字幕。除此之外,也会译制这个国家的其他剧集,但不会像译制这档真人秀节目那么忙。

“每天起码花3个小时在这上面,熬夜到凌晨3、4点都是有的。” 桑宇告诉红星新闻。

对于正在播出中的节目,字幕组往往会以最快的速度译制好,尽快将作品呈现给国内的观众。在把任务分配好后,组员们会根据时间互相配合,对每个人都设有死线。

“组员们基本都会提前交,因为校对的时间留得不多,大家都会多争取点时间,让作品更完善一些。” 桑宇告诉红星新闻。

目前,桑宇所在的字幕组有13名成员,所有人都已经参加工作,每个人都是尽量挤出时间来完成。“只靠下班时间是搞不定的,时间不够,大家都上班摸鱼赶。”

那么,这样的工作量能让字幕组成员们有多少的收入?

“我们不是靠这个吃饭的,字幕组没有收入,顶多会有打赏,打赏会平分给所有组员,但打赏只有几十块,点外卖都不够。” 桑宇说。

或许,外人无法理解字幕组为什么能不求回报、心甘情愿地免费做字幕,但在他们看来,简单的4个字就可以概括——“为爱发电”。

有组员凭借字幕组经历拿到offer

在兼职和正职中寻找平衡

用爱发电能发几年?

桑宇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目前的答案:5年。

2016年,桑宇抱着“想整个好玩的X语字幕组”的想法成立了字幕组,从最初的3个人到现在的13个人。在5年左右的时间里,只有4个人离开字幕组,老组员们都留下来了。

“有的人坚持不下来就撤了,毕竟我们没收入的。”桑宇说。

至于留下来的人,“大家以前都喜欢看《XXXX》,志同道合吧。而且我们字幕组的氛围比较轻松,教得比较多。做字幕会有满足感,以前有组员凭着这个经历去面试,成功拿到offer。”

事实上,长时间对字幕组的投入也意味着有所牺牲,桑宇因为做字幕腰椎间盘突出,“去年差点上了手术台,用偏方养了半年才好,本来想今年字幕组要是还没水花就撤退了。”

桑宇的组员们也有类似的经历。“有的组员的男/女朋友看到你的作品很多评论、弹幕的时候,也觉得你是优秀的,但是时间久了,就会说‘你脑子秀逗了’。”

“我们明明很认真地在做字幕,但是今年才被(大量的观众)看见。”桑宇说。

(注:对于国外的一些热门节目和剧集,往往会有多个字幕组同时进行译制,观众们会根据译制速度、个人喜好、翻译风格、字幕特效等来选择观看哪一个字幕组的作品。)

当问桑宇是怎么熬过这5年的时候,他说:“可能就是气不过吧。我们那么多精力做的字幕被认为是机翻,但是有的字幕组明明是机翻的,被捧成‘精准翻译’。”

红星新闻了解到,以前,字幕组们凭借翻译风格各有千秋进行良性竞争,但近年来,有的字幕组破坏了这一潜规则,不在翻译上多加雕琢,反而是靠抢发布时间来赢得播放量。

保护版权很重要

在正版视频和字幕之间寻找平衡

在过去5年的时间里,桑宇也曾尝试为字幕组引入商业化运营,比如接广告。

红星新闻了解到,部分字幕组在译制的过程中,会在视频中贴入广告。比如,在某日剧的片头和片尾,会出现日语学习课程的宣传,贴上日本代购的微信二维码,甚至会出现与视频毫不相关的广告,比如借贷。

由于字幕组和字幕组之间同时译制一部剧或综艺,彼此存在竞争关系,有的字幕组会紧盯对手。

“我们以前也是打过广告的,被同行举报下架了。所以干脆安心了,不接广告了。”桑宇说,他们从来不会举报别的字幕组,可能是因为他胆子太小,所以字幕组才会起来得那么慢。

现在,随着版权保护意识的增强,字幕组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桑宇告诉红星新闻,现在他们的视频已经无法上传到多个平台。

“版权保护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但字幕其实也是一种著作,而且没有用于盈利。”桑宇说,希望能在视频和字幕之间找到两全的办法。

“我们也会想想未来的出路,大家都不容易。”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桑宇告诉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文章来源于红星资本局 ,作者红星资本局记者

原标题:《我在字幕组的日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下载_万博体育在线_欢迎您进入 » 字幕组的兼职人:观众打赏还不够点外卖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